快报

一个女工的最后72小时

来源:奇迹私服新闻 2018-05-10 06:01

一个女工的最后72小时 民工猝死

(南方都市报2005年11月7日报道)

贾云勇是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首席记者,代表作:佘祥林杀妻冤案:普通中国农民家庭申冤之路与清白代价

他长期关注佘祥林案,还有作品:油菜花开,清白归来

图:何春梅与丈夫张大渊的合影

图:何春梅与两个儿子的合影

图:何春梅的工牌

广东省总工会今年初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:珠三角76.3%的进城务工人员月工资水平处于1000元以下,1001-1500元占17.5%,501-1000元占63.2%,500元以下占13.2%。而他们的生活成本却达到每月500元左右

调查表明,珠三角地区农民工月工资12年来只提高了68元,13.2%的进城务工人员入不敷出,63.2%的人没能攒下多少钱。52.4%的进城务工人员每天劳动时间超过8小时。而为了挣钱,他们只能靠加班。

张大渊很慌,他选择一条小路来骑行单车,从而避开城市边缘依然喧嚣的车流和不断变换的红绿灯,并以40分钟的时间穿越了10公里路途。

然而,还是晚了。他所能见到的是体温趋于冰冷的妻子。

在经历了工厂连续四天的加班之后,30岁的四川籍女工何春梅,突然陷入昏迷,继而死在了医院的抢救室里。

广州市白云区石井人民医院出具的何春梅死亡医学证明显示为:猝死(呼吸、心跳骤停)。

早晨,连续工作24小时之后

10月27日早上6点半到28日早上6点半,除了吃饭,铧鑫工艺品有限公司的工人们一直在工作。52800只工艺动物制品要在下午前全部完工出货,为准时完成这个订单,从24日厂里就开始加班了。

28日早上6点半,工人们获准去吃饭,由于厂里准备的早餐不够,他们只好急匆匆到厂外去买早饭。何春梅的弟弟、铧鑫厂装配车间小组长何茂君觉得累,他把身上带的50元钱给了一位工友,请他帮着买些早饭回来。

何茂君下楼,他看到工人们急急忙忙吃着东西从厂外往回走。早饭之后,还要接着工作。在楼梯上,何遇到了工友张祖军。张拿着一包方便面,准备充作早饭。张告诉何茂君,他在路上看到何春梅抱着一根电线杆,精神很差,好像要晕倒。

何茂君急忙往厂外跑,很快就看到姐姐倚着路边的一根电线杆,头歪向一边。“她眼睛向下,脸色苍白。”何茂君回忆说。

何茂君很着急,忙扶住姐姐,但他当时并没有将姐姐的症状跟死亡连接在一起。厂里以前也有过工人晕倒,趴在桌上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但他一个人扶不住姐姐,她已经晕过去了。何茂君喊一个路过的女工友来帮忙,女工也扶不住何春梅。何茂君背起姐姐,往三百米外的石井人民医院跑去。

何茂君觉得姐姐很沉,后来他分析也可能是连续加班自己体力太差的缘故,跑了一小段路后他背不动了,忙拦了辆摩托,将姐姐送进医院。

何把姐姐抱到急诊科抢救室,医生对何春梅进行病情询问,何春梅都没有应声。“病人入院时反应迟钝,肢体感觉比较差。”这位值班医生后来向记者介绍说。当时何茂君大声重复两遍医生的问题,何春梅才含糊地应答。这一问一答,也是姐弟俩最后一次对话。

书写于28日早上7点的何春梅的病历显示:20分钟前突然晕倒,伴头痛;几天睡眠不足、精神极差、嗜睡状态,双瞳孔等大等圆。

医生曾建议何春梅做CT进行脑部检查,但被她拒绝。据该医院收费处介绍,做脑部CT检查要花费300元。

何春梅被安排在急诊科输液,以便观察。其间何茂君跑出去打电话给妻子及亲友,并要求厂里来人。不久,铧鑫厂有关人员到医院办理了何春梅的相关手续。

何茂君坐在急诊科走廊里,“当时头昏沉沉的,很想睡觉”,他确实不由自主打起盹来,迷糊了有二三十分钟。此前,他两次去看姐姐的状况,只觉得她脸色依然苍白,但“鼻子那儿气息有进有出,就像睡着了一样”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源精彩文章推荐:http://www.fzlqiji.cn/renwu/2018/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广告
相关文章相关文章
  • 一个台湾老兵的遗愿:葬我于故乡

    一个台湾老兵的遗愿:葬我于故乡

    2018-04-30 01:28

  • 李磊:杀一个人抽一会儿烟

    李磊:杀一个人抽一会儿烟

    2018-01-31 14:01

  • 毛泽东最后的舞者——特殊年代的芭蕾记忆

    毛泽东最后的舞者——特殊年代的芭蕾记忆

    2017-09-20 12:03

  • 王凯,一个人的泥石流报道

    王凯,一个人的泥石流报道

    2017-09-14 14:01

广告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