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
“尤物”许晴:时光雕刻的美人

来源:奇迹私服新闻 2018-07-14 10:33

任性是需要资本的,唯有勇气和底气兼具的人,才能信步徐行,怡然自得,而许晴则在这一生中活出了自我。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:荠麦青青 在姜文即将上映的新片《

任性是需要资本的,唯有勇气和底气兼具的人,才能信步徐行,怡然自得,而许晴则在这一生中活出了自我。

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:荠麦青青

在姜文即将上映的新片《邪不压正》中,许晴将再次“香艳”出场。

短短的十几秒预告片,虽然她只是惊鸿一瞥,但足以令人血脉贲张,过目难忘。

《邪不压正》预告

在宣传海报上,一袭旗袍勾勒出了她的曼妙风姿,彼时,她敛眉低首,若有所思,却氤氲似幻,暗香浮动。

世间女子的美千姿百态,但许晴,堪称“时光雕刻的美人”。

1

几年前,许晴在未参加真人秀之前,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颇为“出世”的明星,她接戏不多,出现在各类活动、节目及红地毯上的次数与她的名气并不成正比。

在一个需要不断增加曝光率来维持身价的演艺圈,她硬是活出了“闲云野鹤”的味道。

自小在外交学院的大院中长大,家世显赫。曾祖父熊文卿是湖北省最后一位参议长,与革命先驱黄兴是故友,曾变卖所有家产捐给辛亥革命;而她的姥姥与几个小姨、姨父都是外交官。许晴可谓“衔玉而诞”,备受宠爱。

许晴儿时照片

从小学到大学,她的成绩一直遥遥领先,当美貌足以傲视群侪时,她仍拒绝做空洞的花瓶。

11岁时她便在电影《铁甲008》中首次出演。对电影的热爱也许在那时便悄然萌芽。

电影《铁甲008》(1980)剧照

8年后,当国际关系学院和北京电影学院两份录取通知书皆翩然而至时,她没有任何踌躇。听从内心的召唤,是她面对诸多人生选择时的态度。

在电影学院读大三时就被陈凯歌相中,出演《边走边唱》。22岁那年,因“跨龄”出演凌子风导演的《狂》中命运多舛却性格倔强的蔡大嫂而一举成名,其后星途畅通无阻。

与黄磊合作电影《边走边唱》(1991)

但她并没有乘胜追击,拍戏的频率并不高,有时几年才接一部戏,她不肯因为一些不符合她水准和定位的角色而自毁长城。

因此,她对剧本的挑剔是出名的。拒绝的戏约竟远比拍的多,她只有一个原则——“角色一定要有人性的光辉”。

与王志文主演电视剧《东边日出西边雨》(1995)

为此,她得以塑造很多经典的女性形象:无论是《皇城根儿》里开朗单纯的金枝,还是《东边日出西边雨》里敢爱敢恨的肖南;无论是《DA师》中英姿飒爽的林晓燕,还是《建国大业》里雍容典雅的宋庆龄,皆各具风采。

许晴在《建国大业》中饰演宋庆龄

2001年,许晴在《笑傲江湖》中饰演任盈盈,她不仅演出了任盈盈的狠辣任性,也颇为细腻地呈现出了任盈盈柔情似水的一面,亦正亦邪,为爱痴狂,她由此成了观众心中最美的任盈盈。

许晴在《笑傲江湖》中饰演任盈盈

连向来以犀利言论著称的编剧兼评论家史航都如此慷慨赞誉她“许晴真好。像《西游记》的羊脂玉净瓶,莹洁而不透明……走在哪里都是‘仿佛若有光’。”

2013年开始,许晴参加赖声川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的亚洲巡演。在这部话剧里,许晴扮演了拥有传奇一生的女子顾香兰。

话剧《如梦之梦》演出照

顾香兰是上海滩风华绝代的名妓,后远嫁巴黎成为伯爵夫人,之后在丈夫意外亡故后沦为保姆。跌宕坎坷,辗转漂泊,但始终拥有爱的信念。

有一幕,顾香兰被净身赶出家门时的凄惶与落魄,许晴需现场脱得只剩一袭黑色吊带底裙走完全场。

灯光下的她肌肤胜雪,玲珑有致,我见犹怜的哀戚,泪痕未干的幽怨,让她的神韵呈现出动人的凄美,但她也把顾香兰在最狼狈时的大气和沉稳游刃有余地展现出来。

有人笑称,许晴就算在台上走圈,自己也能看一年。而更有人直言,“许晴真是人间尤物,极度性感!”

“许晴真的把一个东方女子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。”

话剧《如梦之梦》演出照

她在几个反差极大的身份中行走自如,不仅需要对角色极强的驾驭能力,更需要她的各种“硬件”条件与之相得益彰:譬如管理得极好的身材,譬如无情的岁月也无法使其凋残的容颜,最重要的是,那种巨大的能滋养其生命的能量。

在最考验演员功力的话剧舞台,许晴以浑然天成的演技征服了观众:“许晴扮演的顾香兰这个角色,极度矛盾,却又极度和谐,矛盾在许晴的纯粹和顾香兰的复杂命运,和谐在顾香兰虽在浮世中翻滚沉沦,许晴赋予了角色灵魂沉淀的纯。”

《如梦之梦》一演5年。5年的时间并不短,有的体态悄然生变,有的状态慢慢垮掉。

话剧《如梦之梦》演出照

但时间好像在她身上凝固了,不管是第一场,还是最后一场,每场连续八个小时的演出,足以让人神疲力竭,但她的状态始终丰盈、朗润,她将每个阶段不同的人生体悟注入到角色中:

“我每天在体验,每一天我更能加重自己的一个信念:我必须相信,我必须融入到她的生命体,饱满到我觉得没有任何一秒的空白点,我才能站得住。”

演完顾香兰之后,她又华丽转身,在《老炮儿》里惊艳现身:说着老北京脏话,倒贴钱,却死心塌地跟在老炮儿身后的北京大妞:“许晴将本身的气质敛起,打乱头发、叼上烟、烟波里含上风情,脸上再兑些倨傲的神色,她就是话匣子,站在劲儿的六爷身边,有着天衣无缝的契合。”

电影《老炮儿》剧照

侠骨柔肠的“热”,泼辣仗义的“野”,完全颠覆了观众对她以往的认知。

当很多同龄或者小于她的演员都身陷婆婆妈妈的戏里,为更年期烦恼,因怀疑丈夫外遇而神经兮兮,或为儿女的婚事操碎心时,她仍是以一个令人欲罢不能的、充满女性魅力的形象出现。

而这样的女性形象,在中国的银幕上,太少见了。因为少见,而弥足珍贵。

她也因这部电影获得了第33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。

许晴获第33届百花奖最佳女主角

在生活里再金枝玉叶,但到了舞台上,到了戏里,她便拿出最专业的态度:“当我真正把自己完全挖干净献给角色的时候,不亚于在谈恋爱。”

2

而让许晴走下“神坛”的,源于几年前的一场真人秀。

所谓真人秀,“真人”只是前饰,“秀”才是中心词。所以,一档看似接地气的节目,诸多参与者仍将其当做了另一个“秀场”,各种“人设”纷纷出场:能干的赚得“贤德”美名,亲和力强的赢得人气的加持。

她呢?将节目当做了舞台下的生活,本色出演。

许晴在《花儿与少年》中的表现招来很多非议

从前,大家视她为云中仙子,不食人间烟火,高贵自持,但是在节目中随团一通穷游下来,她的那些曾被光环笼罩的神秘神圣全部被颠覆,一时间滔滔骂名滚滚而来——装嫩、矫情、任性、不合群,一言以蔽之,就是典型的公主病。

但在同学眼里,她是那种会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的人。“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们在讨论一个片子,我没有看过,等下次碰面的时候,她就会拿给我,说帮我找到了。她对人的好完全是发自内心的,让人特别感动。”

拍完戏便走人,不留恋上一秒的光环;她会去做慈善,但拒绝任何对此的宣传。

她不是不懂成人世界的规则,只是在某些特定的节目与场合,她的率性十足会被无限放大,为她招来极大的争议。

若一般“识时务者”肯定会趋利避害,调整策略,但在第二季真人秀中,她仍是真实的呈现。

我们见惯了各种“完美”的偶像,这样瑕瑜互见的“原汁原味”令很多人难以悦纳。

在漫天的攻击下,她并没有关掉微博的评论区。悠悠众口,哪里堵得完?不如,让其展露无余。

上金星的访谈节目,面对主持人的种种犀利提问,她并没有顾左右而言他,也未急赤白脸地做任何辩解,而是一一回应,四两拨千斤之功,并不是任人都有。

许晴参加《金星秀》

强势,是咄咄逼人的凌迫,是操纵全局的控制,甚至是外强中干的粉饰,而真正的强大,则是“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,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”,是摒除纷繁的举重若轻。

《花儿与少年》总撰稿人吴梦知这么评价许晴:如果可以,谁愿长大,所有成长的鸡汤都是被逼的,但凡能不妥协,冒天下之大不韪。保持着孩子气的人,都是伤得起的勇者。

3

有人说,中国女人放弃自己太早了!年过二十五不再谈青春,年过三十五不再谈年轻,年过四十,无论曾经如何花容月貌,就不再谈姿色。

虽然她已年近五十,仍将风姿与风情做出了最好的阐释。

风情,是在韵致灵动之间,在顾盼生辉之间,也在可娇憨可狂野的自如切换之间。

《登徒子好色赋》中形容东家之子: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,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。”

那么,风情呢,前进一分则流于艳冶与卖弄,后退一步则还原为端庄与持重。

“风情”二字,于她,是最具个人风格的Logo。

自出机杼,难以刻意为之。

不止是优渥的生活滋养了她,因为物质并不匮乏,照样被岁月侵蚀得面目全非的明星大有人在,最重要的是,达观的心态让她具有了与时光从容对饮的超脱。

她曾说:“有的戏人家来找我了,但后来没有了,就不是你的,我会自己默默的在脑海里演一遍,就满足了,有的东西不是你的你硬要抢,就算你得到了,那你也一定要失去一些东西。”

所以,她不去觊觎一些奢望,也不勉强自己接受什么。经常被迫就范的人,不能做喜欢的事情,便会将那种不甘和愁苦呈现在脸上。中国人所说的“挂相”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面相心理学上有一个“道林.格雷效应”,即你的年龄越大,你的颜值就会比年轻的时候更加反映你的心态和个性。

因此,一张脸有没有被摧毁,并非完全假以岁月之手,那更是你的心态和性情的共同作用。

优雅从容的气质之美,盖因豁达与笃定的玉成。

她不担心被大众遗忘,也不忧虑容颜老去无戏可接。因为她人生的最大目标不是扬名天下,备极荣光,而是不必诺诺于人前,不需被盛名所累,在一方自由的天地中活出最游刃有余的自我。

因此,你看到的她,不讨好,不逢迎,亦不自诩轻狂。人人觉得她求仁得仁,但殊不知,生命中有多少光风霁月,也可能会有多少落雨飞花,只是她懂得如何去自我消化:

“人的一生就是在盈和亏之间取舍摇摆,我以为亏的时候是长长的,人总会进步。而生命中的盈的来临,越晚越好。生命的张力,需要缓缓释放。”

所以每次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她,都是气定神闲,仪态万方。

有人情不自禁地赞道:沃野千里,见之忘忧。

4

最近,俞飞鸿两年前做客《锵锵三人行》的视频被重新翻了出来。

窦文涛问她:“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,一直单身到现在呢?”

她不疾不徐,微笑道: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啊,对我来说,单身或者是另一面婚姻嘛,我不觉得这对我来说,是一个特别困难的选择题,我觉得哪个更舒适,就处在哪个阶段。”

家人的催婚也好,众人的质疑也罢,都不如她的感受更重要,毕竟,人生是自己的,不是过给别人看的。

得自由者,方得大自在。

就如许晴扮演的顾香兰所说:追求自由,真的不是别人能给予你的,是你自己。

但活出自我,实在是一件代价太高的事情。有底气,而无勇气,会依然活在世俗的框架里;有勇气,而无底气,“自我”也因为缺少支撑,而变得不堪一击:

任性是需要资本的,唯有勇气和底气兼具的人,才能信步徐行,怡然自得。

而比俞飞鸿大两岁的许晴,在许多人眼里已近“含饴弄孙”的年纪了,但她却仍享受着目前这种悠游自得的状态,亦同样坚信爱情:“他该来的可能是30岁、40岁甚至80岁,不管多少岁,人生一定会有。”

即便现实中无人可恋,她也可以和自己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。无视外界的侵凌,不在意舆论的明枪暗箭和岁月的风刀霜剑的双重追逼。

王尔德认为,爱自己,是终身浪漫的开始。

而对自己的宠爱,绝非仅仅是对身体这座“圣殿”物质上的供养,更是对灵魂的修行与充盈。不拧巴,不纠结,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。

焦虑、怨怼、戾气,从来培养不出美人。

她曾说:“权重如王位,物重如城池,都和我无关。”

欲望人人都有,但过多过重,早晚不胜负荷。

一个人只有削减了过剩的欲望时,才会有那种真正的云淡风轻。

在这个世间,有人是承袭者,有人是打破者;有人是大背景下中规中矩的底色,有人是那抹跳脱的嫣红色;有人年方三十,却觉人生已意兴阑珊;有人五十知天命,却觉风景这边独好。

活得通透的人,自可在时光的长河中永葆青春的馥郁,并最终获得悲喜自洽的平静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源精彩文章推荐:http://www.fzlqiji.cn/renwu/2018/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广告
相关文章相关文章
  • 《邪不压正》“北平之花”许晴受邀续集

    《邪不压正》“北平之花”许晴受邀续集

    2018-07-14 10:32

  • 比伯发文表白未婚妻:我的心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

    比伯发文表白未婚妻:我的心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

    2018-07-10 07:38

  • 化干戈为玉帛 C位之争后李冰冰重新关注彭于晏

    化干戈为玉帛 C位之争后李冰冰重新关注彭于晏

    2018-06-21 14:01

  • 彭于晏疑和李冰冰

    彭于晏疑和李冰冰"抢C位" 袁立却站出来发话了

    2018-06-21 13:47

广告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