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信

想革微软的命,罗永浩没人懂

来源:奇迹私服新闻 2018-05-17 00:02

文/钛媒体张远钛媒体注:5月15日,锤子科技的鸟巢发布会如期举行(下载钛媒体App,查看‘2018·锤子史上最大发布会’专题报道)。除发布坚果手机R1,最大的亮点

  文/钛媒体 张远

  钛媒体注:5月15日,锤子科技的鸟巢发布会如期举行(下载钛媒体App,查看‘2018·锤子史上最大发布会’专题报道)。除发布坚果手机 R1,最大的亮点是发布了坚果 TNT 工作站(Smartisan TNT Station)。

  TNT是什么?可以理解为一款27寸、搭载4K+ 十点触控屏幕,搭载了全新 Smartisan Office 的“个人电脑”。老罗在现场演示了致力于“提高办公效率”的全新语音图文交互方式,以及如何用语音、AI等交互方式制作 Excel、PPT等。

  据老罗现场公布,Smartisan Office 在软件层面的合作伙伴——永中科技,就曾经是执着的“微软Office颠覆者”。老罗不留痕迹的显露了他想要通过 Office 软件杀入操作系统的野心。

  老罗是“疯子”还是“自嗨”?老罗对于“下一代交互”的理解够不够靠谱?欢迎留言探讨。

  自从开始做手机以来,罗永浩的每次出手,都仿佛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,这风车就是停滞不前的交互方式,用户“默默忍受”的使用体验——每一次摆出了这个姿态,注定会收获叫好声一片,尤其是在巨头都在加固风车的情况下。

  然而,无论是过往的每一次发布,还是昨日鸟巢的“一场革命”,等老罗的长矛一亮出,小题大做、不自量力的感觉就会弥漫开来,引发群嘲。

  大多数人会感叹于他的志大才疏,只有在情怀充值的粉丝眼中,几只细瘦长矛被放大为摧毁风车的巨木,欢呼一片。

  2017年,老罗用one step、大爆炸、闪念胶囊等打破封闭的移动应用体系,算是一次牛刀小试,也是为今年的“革命性产品”做足了铺垫。

  罗永浩在2018年鸟巢发布会演示 TNT 工作站处理PPT

  今年,他有了更大的野心——重新定义下一代个人电脑。

  移动设备上交互方式早已成型,Smartisan那些小打小闹的功能掀不起什么大浪,就连老罗自己也不好意思冠之以“革命”二字。

  似乎只有交互方式三十多年未有进化的桌面设备,才能激起老罗的“革命豪情”,施展自己的革命壮志。

  哪怕只能完成PPT、Excel这样的轻量级操作,罗永浩依然不管不顾地称这台27寸显示屏为“工作站”,显然是向他的偶像,将电视比喻为“头脑的自行车”的乔布斯致敬。

  乔布斯为了让Mac成为创意群体的生产力工具,宁可走软硬一体化的道路,宁可走曲高和寡的高端路线,宁可做封闭生态。到今天来看,Mac系列产品的生产力应用虽然数量不如 PC,但几乎款款精品。

  Mac 电脑开创了图形界面时代,而老罗的 TNT 工作站则试图开辟 Touch&Talk 时代(Touch&Talk 即 TNT 的由来,钛媒体注)。而当评论者以“办公难道仅仅是处理文字和表格?Photoshop、AutoCad、音视频处理都做不了,何德何能称为工作站?”来质问老罗时,他可能会感到委屈:

你能向初代的Mac要求IBM的性能吗?

  罗永浩希望从应用最频繁、广泛的轻量级办公应用中,慢慢掀起一场人机交互革命,然后以此为起点来建立新的应用生态。

  问题在于,过于执迷于“生产力工具”及与手机的协同,为了让 Crystal Ball、Poker Dealer等工具,touch&talk交互能够得以淋漓尽致的展现,不得不做出一台应用场景模糊的不合时宜的产品。

  这一台 TNT 工作站,被人诟病最多的是“如何在办公室用语音办公”。。。。。。同样的交互方式,在iPad这样的移动设备,应用于私人的移动场景上,荒谬感就不会这么强烈。

  正如智能语音助理目前进驻的主要还是家庭,个人手机等私人空间,语音交互在公共空间的互相干扰、隐私暴露等问题目前都未解决。就像手机上的大爆炸功能被认为小题大做一样,理念先行、不考虑应用场景的问题在TNT工作站上集中爆发。

  那么,TNT工作站的交互方式相比于电脑上的键盘+鼠标的交互方式,到底是不是革命性的呢?

  以 Office 应用为例,键盘+鼠标这样的操作方式,是与图形式的信息界面密不可分,互相依存的,TNT 工作站的 touch&talk,虽然可以实现一些基于AI的预处理的炫酷操作(实际上可以预处理的操作,其实都可以一键实现,语音只不过是另一种触发指令),却无法实现图形界面所需的复杂、精确操作。

  TNT 工作站将 touch&talk 的操作方式应用于为键盘、鼠标设计的图形界面中,注定是方枘圆凿,只会感觉处处别扭,这也是为什么老罗现场演示时如此费劲且状况频出的原因。

  除非锤子基于touch&talk的交互方式重新设计一套Office。TNT工作站这样的手口并用,相比于键盘+鼠标的只需动手,两套操作逻辑只会增加用户的心智分裂。

  对比一下TNT工作站与“模仿对象” Surface Studio,就能看出两者对于交互创新的用心程度。

与 Surface Studio 同步推出的 Surface Dial

  Surface studio看上去并没有那么“革命性”,对于touch的理解却绝不仅仅是触摸而已,因为在大屏幕上高频长期的徒手触控操作,虽然如锤子所说“更符合直觉”,却是“反人性”的。而手指操作的精准性远远满足不了生产过程的要求。  

  所以微软推出了触控笔、Surface Dial这样的外设,探索touch交互页面的设计可能性,而不是把 PC 上的 PS 直接搬上来。上图展示的 Dial 可以理解为一款与屏幕更加“亲密”的触控板,既可以在外部操控屏幕,也可以贴在屏幕上调出菜单、选择菜单。

  相比于先touch、再talk 这么分裂的“双重操作”,微软则在努力探索如何基于触控(touch),基于 muscle memory 的一体式操控操作方式。

  TNT工作站之所以还是需要手口并用而不是彻底做“甩手掌柜”,通过发号施令来指挥电脑操作,是因为一方面因为人类语言的局限性,很难用语言描述出所有需求(正如一条评论所说的:大脑调用手这个API 要比调用后来才进化出来的语言系统高效得多);另一方面,机器需要理解的绝不仅仅是人的指令(自然语言),还有一切界面元素(图像理解),更重要的是二者的无缝结合,且误差小到不耽误内容生产。

  TNT 工作站采取的舍近求远的做法,在图形界面的世界中注定吃力不讨好。

  只有在界面隐形的人机交互中,语音操作才会成为主导,就像现在应用最为广泛的智能音箱,基于声音反馈的交互,是和基于图像反馈的交互,完全不同的逻辑,所以在发布会之前很多人猜测锤子要发布的革命性产品,可能是一款智能音箱,只可惜在这场革命中老罗远远落在了后面,早就失去了扛旗的资格。

  总结一下,对于渐进式探索不耐,执意追求“革命性”(这也迎合了许多普通用户的心理)的老罗只好将语音操作强行“嫁接”在图形界面上,以demo级的实现度(当然也可以说是一场大型灾难现场)撑满全场,以“自杀式”价格绝了普及之路,为下一代“革命性交互” 争取时间。

  此话怎讲?

  在发布会结尾,老罗“狡猾地”丢出了一个彩蛋:明年将会在TNT工作站中引入眼球追踪技术。然而,眼球追踪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技术了,如果老罗明年再次“强行”把它嫁接在工作站上,无疑又将是一场灾难。因为,只有在VR交互中,眼球追踪才有真正的施展空间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,作者/张远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源精彩文章推荐:http://www.fzlqiji.cn/renwu/2018/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广告
相关文章相关文章
  • 罗永浩凉了?给老罗点时间,尝试创新不是错!

    罗永浩凉了?给老罗点时间,尝试创新不是错!

    2018-05-16 12:01

  • “精日也没有什么!??”媒体挑着日子狠批罗永

    “精日也没有什么!??”媒体挑着日子狠批罗永

    2018-05-16 06:05

  • 罗永浩:我不是精日,我不是汉奸,我是一个中国

    罗永浩:我不是精日,我不是汉奸,我是一个中国

    2018-05-13 07:03

  • 红点奖纯粹骗中国人钱?罗永浩:标准还是严苛的

    红点奖纯粹骗中国人钱?罗永浩:标准还是严苛的

    2018-05-03 08:01

广告
广告
广告